主页 > 京剧剧目 >

梅花奖获奖演员与戏剧专家苏州畅谈

2024-05-15

昨天,第23届梅花表演奖获奖演员与评委、专家举行座谈会,真是拿到了国家戏曲领域的最高奖项,有的演员甚至梅开二度、三度,但30多位梅花奖得主并没办法 很多地沉浸在获奖的喜悦中,村里人 更多关注的是剧团的生存、剧种的发展。 对于戏剧的生存危机,本届梅花大奖得主、辽宁人民艺术剧团负责人宋国锋有着深切的感受京剧文化。你说,哪几种年来,或者 剧团名存实亡,或者 演员“弃暗投明”京剧。辽宁人艺的员工从今年之后 开始拿到30%的档案工资,之后 多年来时不时拿的是30%的档案工资京剧艺术。“或者我很庆幸另一方能在话剧最低谷的之后 和同伴们一同坚守阵地”。宋国锋领导的辽宁人艺在这10多年时间里,先后推出22台反映现实题材的话剧,而他另一方也先后3次获得梅花奖。“村里人 会继续为话剧‘玩命’。”宋国锋说。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、本届梅花大奖得主茅威涛认为:“戏剧都不 博物馆艺术,才能 植根于观众,事实上,即使是演绎传统题材,依然都都可不还可以 具备现代人文主义精神。”哪几种年来,浙江小百花对经典剧目的改编及新剧目的创作,一是寻找属于现代人的感情的话的的话叙述方式 ,二是尝试新的舞台表演风格。她认为,没办法 在继承富含发展,用今天的人文情怀去观照古代,才能打动观众。 在对传统戏剧的继承和创新的认识上,目前还存在着或者 误区,中国剧协分党组董伟认为,继承是创新的基础,创新是继承的发展。今天的创新,将会却说 明天的传统,两者不可偏废。中国戏剧目前的情况是继承过低,创新也过低,都不 哪个重哪个轻的问题报告 。“当务之急是老老实实、认认真真把传统继承下来。每位得奖演员都应该思考的是,另一方身上有多少出戏、哪几种绝活,究竟有哪几种东西能留下来,成为后人的传统。”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长瑜认为,“每个剧种都不 另一方的历史,都不 靠一代一代艺术家的勤奋、智、天赋和实践传承发展下来的。没办法 守住了精华,才能在学习传统、传承传统中去开拓创新,千万并非 把戏剧都变成现代歌剧。”(记者 周铮) (摘自 《新华日报》)